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
  

第10章 想让谁摸谁就摸

    第10章 想让谁摸谁就摸 乡村猎艳 青豆

    大狗说道:“李强,你要这样**,你**,我不**了,我马上让我的那些工人退出来。”

    李强急忙说道:“大狗,多少年了,你咋还这么老实啊?我在给你说,我今天请吃饭的那个人,就是管基建的,我跟他捏的是活马子,他都同意了,我也给了他一点好处,我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你该明白了啊。”

    大狗闷闷不乐地说道:“李强,这种事我不做,也奉劝你别做,你要不把钢筋换成粗型号的,我立马走人。”

    李强有点生气,但又不能发火,笑了一下说道:“大狗,咱们先不说这个了,走,咱们找个地方,我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大狗说道:“我不去,李强,这事你好好想想,我等你的话。”

    大狗说完就到工地上去了,李强生气地瞪着大狗的背影,最后气呼呼地走了。

    李强回到了自己租住的房间,孙红梅在家,他放下**包,生气地说道:“气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孙红梅不解地问道:“咋啦?谁惹你了?”

    李强说道:“那个大狗,他今天跟我较上劲了。”

    孙红梅说道:“他不是你的铁哥们吗?还能不听你的?”

    李强说道:“像他这样,还能**成大事?我今天让拉了一车钢筋,大狗说钢筋的型号不对,非要换,你说这人是不是短路电啊?”

    孙红梅说道:“那是不是你自己搞错了?要是你错了就换回来不就完了?”

    李强说道:“啥错不错的?都是钢筋,都一样用,他就是要跟我作对,红梅,要不是我还想用他,我早把他撵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孙红梅想了一下说道:“李强,我们现在还不能得罪大狗,这个工程刚开始,他要是走了,再把他的那些工人带走,你咋办啊?”

    李强说道:“我也想到了这一点,要是有个啥办法能让大狗死心塌地地跟着我就好了,红梅,你也给我想想办法啊。”

    孙红梅鼻子哼了一下说道:“我能给你想个啥办法?要不,就按他说的,把钢筋换回来。”

    李强摇头:“那不行,我已经给管基建的把钱送过了,要是把钢筋换回来,我还不得亏死了?大狗现在还跟我憋气着呢,他这解决不好,我这楼就没法盖了。”

    孙红梅想了一下说道:“要不,让我试试,看能不能说**他。”

    李强高兴地说道:“你要是能说**他那就太好了,只要他能顺顺当当跟着我,把这座楼盖好,我带你去省城给你买金首饰。”

    孙红梅高兴地说道:“好啊,我就等着你这句话呢。”

    到了晚上,孙红梅就去了建筑队,看见大狗的房门灯光亮着,到了他房间门口,敲门里面没有声音,就推开门进去,大狗没在房间。

    孙红梅坐到床边等着大狗,坐了一会大狗还没有回来,她就有点着急,打开门看看外边,还没有大狗的影子,心想着他可能在大宿舍里和那些工人在一起,就又回到了房间,**脆拉开被子,上了床把脚塞进去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大狗才回来了,他一进房间看见了孙红梅,惊讶地说道:“红梅?你咋在这里?”

    孙红梅笑了一下说道:“咋啦?你的房间我还不能来了?去哪儿啦?”

    大狗嘿嘿笑着:“在大宿舍里和他们胡谝。”

    孙红梅说道:“你们大男人在一起还能谝啥?是不是谝**人了?”

    大狗摸了一下头笑着:“都是给嘴上过过瘾。”

    孙红梅还躺在大狗的床上,没有下来的意思,大狗站在旁边,坐也不是站也不是。

    孙红梅说道:“坐啊?在你这还让我招呼你啊?”

    大狗拘谨地说道:“我不坐,我就站在这。”

    孙红梅笑了一下:“我又不是老虎,看把你吓得。大狗,你是不是和李强闹矛盾了?”

    大狗说道:“也不算闹矛盾,就是为钢筋的事。”

    孙红梅说道:“你才入这行,不知道这里面的行情,现在搞建筑,再不掺点水分,那还挣啥钱啊?你知道李强争取这工程花了多少钱?把三万块钱都砸进去了。大狗,要像你那样老实,这工程就挣不了钱,说不定还要赔本呢。”

    大狗说道:“那也不能以次充好啊?这样盖楼,以后要是有个地震轻轻摇一下,那还不塌了?”

    孙红梅笑出了声,一张脸妩媚地对着大狗,说道:“看你说的,咱们这还能发生地震?就是真的有地震,与李强和你大狗啥事啊?那也是地震摇塌的。”

    大狗说道:“红梅,我总觉得这事不妥,我要是李强,坚决不会**这事的。”

    孙红梅拉了一下大狗的胳膊,说道:“大狗,坐吧,你**了一天的活,站着多累啊?”

    大狗腿却是有点麻了,坐在了床边,看了一眼孙红梅急忙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孙红梅把脸凑到大狗面前笑着说道:“你都不敢看我了,我很难看吗?”

    大狗有点不自然,说道:“没有,你很好看。”

    孙红梅说道:“你上次摸我时的勇气呢?你上次都敢摸我,现在连看我都不敢看,你这人假不假啊?”

    大狗局促地说道:“红梅,上次的事,我真的不是有意的,对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孙红梅笑眯眯地看着他:“我说过我不怪你,上次你摸了我,占了我的便宜,你美了,我可没一点感觉,你现在再摸摸我,让我也感觉一下。”

    大狗弹簧一样从床上跳了起来,说道:“不行,这次我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孙红梅眼睛怪怪地看着大狗,说道:“别怕啊,我让你摸的,大狗,这事你不说我不说谁都不知道,你放心,我决不会把这事说出去的。来啊?”

    大狗站在旁边还是没有动,他呆呆地看着孙红梅,嘴唇有点**,说道:“红梅,你是李强的**人,我和李强关系又那么好,我不能对不起他。”

    孙红梅有点气恼,说道:“我谁的也不是,我是我的,我想让谁摸就让谁摸,大狗,你再这样不识好歹,我就把上次的事告诉李强。”

    大狗站在那儿,一时不知如何是好,孙红梅坐起来拿起他的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的前**上按压,一双眼睛痴痴地看着大狗。

    孙红梅笑****地说道:“大狗,咋样?感觉好不好?”

    大狗想把手**出来,可是孙红梅死死抓着他的手,隔着衣**在她丰满的**球上来回动着。大狗就势坐到了床边,这样手动起来也方便一点。

    孙红梅拉开了羽绒**,里面只穿着紧身的桃红线衣,自己先托着那两个**球动了一下,扬起下巴,很陶醉似的伸出舌头添了一下嘴唇。大狗哪里见过这阵势,一下子就酒喝醉一样迷糊起来。

    大狗再次摸上了孙红梅的**球,轻轻捏着揉着,自己的下身反应很大,把**子撑起一个很大的包。

    孙红梅抿着嘴笑着望着大狗,眼神里全是期待。

    大狗心里一直惶恐不安,紧张地说道:“红梅,咱们这要是让李强知道,你我都要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孙红梅喘着气,眼神迷离地说道:“别管那么多,大狗,我想你了,你快给我。”

    大狗只是摸着她的**球,不敢有下一步的动作,说道:“红梅,咱们就到这吧,我不敢了。我不能对不住李强,也不能对不起我老婆。”

    孙红梅死死盯着大狗说道:“那不行,你把我的火逗起来了,你不能不管我。”

    大狗依依不舍从她的身上拿下自己的手,不自然地笑了一下说道:“红梅,你这样对我,已经很好了,我会记住你对我的好的,时间不早了,你也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大狗离开了床边,站在墙根下把手背在后边,害怕自己忍不住了两只手又上去。

    孙红梅拉上羽绒**,埋怨地说道:“大狗,我已经给你了是你不要,你以后想要就难了。”

    大狗感激地说道:“这我知道,你对我的好我一辈子都忘不了,其他的事都好办,这事我不能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孙红梅想了一下说道:“大狗,那我求你一件事,你必须答应我。”

    大狗想都没想就说道:“啥事你说吧,我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孙红梅下了床子,穿上鞋,到了大狗跟前,很近地看着他说道:“我让你帮着李强,帮他盖大楼。”

    大狗犹豫了一下说道:“好吧,我留下来,在这座大楼没盖好之前我不会离开。红梅,也只是你说我才会留下来,要是李强来说,我不会答应他的。”

    孙红梅甜美地笑了一下,伸出胳膊抱住大狗,紧紧贴着他的身**,说道:“大狗,这下我就放心了。大狗,那你休息吧,我也该回去了,真要回去晚了,他问起来我就没法**代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又抱了一下,孙红梅才放开大狗,走到门口回过头冲他又笑了一下,才离开走了。

    孙红梅走后,大狗坐到床边,拿起自己的手看了看,放到鼻子底下闻了闻,摇摇头,自言自语说道:“红梅,以后不要在这样了,我真忍不住了,我要是真对你做了啥见不得人的事,我咋面对李强?咋对得起桃子?”

    大狗躺到床上,自己下边那东西还昂着头,没有吃到东西还跟自己闹着意见,他也顾不上那东西了,拉上被子蒙头睡觉。

    孙红梅回到家里,李强急忙过来问道:“红梅,和大狗说的咋样?”

    孙红梅得意地笑着:“我出马还搞不定他了?他答应留下来帮你。”

    李强笑着说道:“好啊,这下我就放心了。红梅,你用的啥办法?我跟他好说歹说他都不愿意,你几句话就把他说**了?”

    孙红梅笑嘻嘻地说道:“咋啦?你怀疑我跟他睡觉了?咋啦,我就是跟他睡了,你吃醋了?”

    李强说道:“看你说的,这事能开玩笑?就是你想跟他睡觉,我也不让。”

    孙红梅说道:“这还差不多,我也不知道,那个大狗就是听我的话,我跟他说了你现在有多困难,你跟他关系有多好,你以后发财了不会忘了他,费了我好多唾沫星子,他才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李强感慨地说道:“红梅,让你去找大狗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,以后,我不会再让你受委屈了,等咱们有了钱,我爸妈过世后,我就跟我老婆离婚,咱们结婚。”

    孙红梅瞪了他一眼说道:“你这样说,那我还不得天天盼着你爸妈早点死啊?”

    李强猛地把孙红梅压倒在床上,拉开她的羽绒**,抓着她的一对**球一阵狠揉,笑着说道:“我让你胡说!”

    孙红梅也笑嘻嘻地反抗者,推拒着,说道:“好了好了,你再揉就揉掉了。”

    大狗自从和孙红梅经历了那晚的事后,打消了要离开建筑队的念头,一心一意帮着李强,带着工人们**活,再没有和李强闹过意见,正应了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那句话。

    建筑材料源源不断地运送到了工地,有一部分不符合设计图纸上标注的标准,大狗也不再和李强说了,指挥者工人有条不紊地**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样又**了十多天,主**已经起来了半人多高,天气越来越冷,大狗看到有的水泥砂浆用手一捏就成了粉末,不由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大狗到了柱子身边,柱子正在砌墙,热的满头大汗,棉衣都穿不住了。大狗拿了一块凝固的砂浆,几个指头捏成粉末,对柱子说道:“柱子,别**了,这样**下去不是办法,这砂浆里要加防冻剂。”

    柱子说道:“大狗,这是他李强考虑的事,咱们只管**活。”

    大狗提高声音,对着全场的工人说道:“大家都别**了,放假半天,我这就去找李强,让他给砂浆里加防冻剂。”

    工人们听了这话,都放下了手里的活,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大强过来说道:“大狗,我想回家一趟,我向你请个假。”

    大狗没好气地说道:“咋啦?老大管不住老二了?你看看大家,那个不是和你一起出来的?大家都能忍住,就你忍不住了?要回家等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大狗放了工人,就去找李强。大狗找了一周一弯没见到李强,去了他家,房门紧锁,就连孙红梅也不在,他就回**ㄖ印

    李强骑着摩托车去了工地,一看工地上除了一个工人看着工地,其余的工人都不见了,一问才知道大狗把工人**自放了,一下子火冒三丈。

    李强骑着摩托车到**ㄖ樱媒盘呖蠊返姆棵牛蠊氛诶锩嫠酰醇钋拷戳**不好,说道:“咋啦?外边有太**啊?你这脸咋**沉沉的?”

    李强想发火,但又忍住了,说道:“大狗,是你把工人放的?”

    大狗点头,说道:“是啊,我正想跟你说这事。”

    李强没好气地说道:“你一下子就把二十几个工人放了,我这要损失多少啊?要是赶不上工程进度,损失还大。”

    大狗指着床边让他坐下,然后说道:“我只看到眼前这点损失,要是大楼盖好以后让你拆了重盖,你想过损失有多大?现在已经上冻了,砂浆凝固不了,我才让他们停下来的,我听说有一种防冻剂可以加在砂浆里,这样就不受影响了。”

    李强想了一下说道:“大狗,我知道你是好心,但也不能说停就停,这个防冻剂县城里没有,要到省城去找,这下来要耽搁多长时间?”

    大狗说道:“那没办法,你先去找防冻剂,等找来了防冻剂在开工。”

    李强无奈地说道:“你不但老实,还是个犟怂,好,我就听你一回,我现在就去省城,看能不能找到防冻剂。”

    李强走了以后,大狗重新躺下。

    李强回到家里,一脸的不高兴,孙红梅已经回来了,在那儿摆弄着录像机。

    孙红梅都囔着:“李强,再借几盒带去,这些带子翻来覆去我都看了好几遍了。”

    李强换上一件衣**,给包里装了点钱,说道:“我哪有这时间啊,工地上出问题了,大狗给工人放假了,让我进城去买防冻剂,现在就得走。”

    孙红梅一听这话高兴地说道:“好啊,我也要去。”

    李强说道:“我这是出门办事,又不是观光旅游,等以后有时间了专门带你去耍,晚上把门关好,我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孙红梅噘着嘴说道:“那你啥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李强说道:“事情要是顺利,明天就能回来,要是不顺利,就得到后天。”

    孙红梅不满地说道:“你走了把我一个人扔在家里。”

    李强安**她说道:“好了,我把你喂得饱饱的,你还有啥不满意的?没事了到工地去看看,那些都是咱们的家当,给看东西多叮嘱几句别丢了东西。”

    孙红梅把李强送出门口,李强走后,她回到屋里,**啥都没劲,感觉非常无聊。对了,晚上去看电影,坐在电影院里还能打发一点时光,看电影一个人去多没意思啊,要不叫上大狗。

    孙红梅想到这里又来了精神,只等着天黑。

    天快黑下来的时候,孙红梅穿上羽绒**、紧身**,又对着镜子给嘴唇上涂了一点口红,对着镜子笑了一下,自我感觉还好,就带上门出去了。

    孙红梅去了建筑队,在大狗的房间里没有找到他,心里有点着急,四下顾盼着,看到一个工人,让他帮忙找一下大狗,不一会大狗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大狗看了她一眼就不敢再看了,说道:“红梅,你咋来了?”

    孙红梅心急火燎地说道:“你**啥去了啊?时间快到了,我都急死了。”

    大狗不明就里,不解地问道:“啥时间快到了?”

    孙红梅着急地说道:“你先跟我走,我路上在给你说。”

    大狗跟着孙红梅出了建筑队,上了大街。大狗心里的疑团还没有解开,问她:“我们这是**啥去啊?”

    孙红梅这时候才笑了一下说道:“跟我去看电影,咋啦?你不是说我说啥你都答应吗?就这点事把你吓得?走吧。”

    大狗无奈跟着孙红梅到了大街,县城里没有路灯,只有商店里的光线照**出来,街道还是显得很昏暗。

    两人向电影院走去,走了一会,孙红梅就靠近了他,还抓住了他的胳膊,大狗又是一阵紧张,急**摆脱孙红梅。

    孙红梅使劲拽了他一下说道:“怕啥,这里又没认识咱们的人。”

    大狗就让她抓着自己的胳膊,由于紧张,一张脸都红了,心跳也加快了。他偷偷看了一眼孙红梅,正好孙红梅也看着他,孙红梅冲他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两人到了电影院门口,有好多人围在窗口前买电影票,买到票的人开始进场,孙红梅躲在暗处,拿出一张大团结说道:“你过去买票。”

    大狗没有接她的钱,去了购票窗口,凭着他人高马大,很快挤到了窗口前,拿钱的一只手塞进了窗口,喊了一声:“两张。”

    大狗买到了票,由于刚才用力拥挤,出了一身的汗,到了刚才孙红梅等他的地方,没有看到孙红梅,他四下打量着,还是没有看到,心里不免着急。

    这时候,孙红梅手里拿着一包瓜子过来,说道:“大狗,买到票了?”

    大狗扬起手里的电影票,说道:“买到了,你**啥去了?”

    孙红梅说道:“我去买了一包瓜子,咱们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到了门口,大狗把电影票递给检票的工作人员,工作人员怀疑地目光打量了他们一下,撕下副劵把票还给大狗。

    孙红梅小声说:“他看咱们不像两口子。”

    大狗和孙红梅到了电影院里面,里面的座位空了很多,看电影的人都靠前坐着,孙红梅拉着大狗到了后边。两个人找了一个靠角的位置坐了下来,孙红梅给大狗分了一把瓜子,两个人吃着瓜子。

    孙红梅说道:“大狗,你以前到这看过电影没有?”

    大狗笑了一下说道:“没有,我以前看过电影,是在我们那的野场子里看过。”

    孙红梅一边磕着瓜子,吐掉瓜子**说道:“那感觉和坐在这里看不一样,以后,你想看了我带你来。”

    大狗有点紧张:“那不行,你应该和李强来。”

    孙红梅扬起下巴说道:“跟他?他一天忙的鬼吹火,哪有时间陪我啊,以后,我就要跟你一起来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大狗看见一男一**也到了后边坐下,不由对他们多看了几眼,大狗看到那一男一**坐下后不久,两个人的手就在对方身上摸,小声对孙红梅说道:“你看那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孙红梅看了一眼把嘴巴凑在大狗耳朵,悄悄说道:“他们和我们一样,都是差合板。”

    大狗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,就问道:“啥叫差合板啊?”

    孙红梅取笑他说道:“你笨死了,连这都不懂,就是不是两口子的意思,你看看他们,哪有两口子在这里急成这样的?他们想办事了在家里多美啊。”

    大狗赞同地点点头。这时候电影院里的灯光全灭了,身后的墙上放映孔里一道光柱照**在银幕上,电影开始了。大狗又向刚才那一对看了一眼,借着微弱的光线看到那个**的已经倒在那个男人的怀里。

    大狗和孙红梅看着电影,今晚上放映的是小花,大狗一双眼睛直勾勾看着电影,一会笑一下,一会又张大嘴巴。

    孙红梅看了他一眼不由笑了一下,小声说道:“大狗,你看电影里的那个**人长的好看啊?要不你钻到电影里去。”

    大狗偏了一下头说道:“那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孙红梅抓住他的手说道:“要是真的你还真去啊?人家是电影演员,你给人家擦勾子人家都不要。”

    大狗说道:“电影演员也是人啊,他们这一辈**唤峄槲也潘阏**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孙红梅看着电影,等电影里的漂亮**演员出来,说道:“大狗,你说我好看还是她好看?”

    大狗想了一下说道:“当然是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孙红梅满心欢喜地说道: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看着电影,说着谝着,时间过得很快。等电影放完散场,大狗和孙红梅跟着人们向出口走去。这时候,大狗看见了柱子和金锁,他们也看见了大狗。

    柱子高兴地叫了一声:“大狗,我们在建筑队到处找你,想跟你一起来看电影,就是找不到你,没想到你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大狗有点慌乱,说道:“啊,我也来了,就你们两个啊?”

    金锁发现了孙红梅,笑嘻嘻地说道:“大狗,你真有本事,能让老板娘跟你一起来看电影。”

    孙红梅大方地笑了一下说道:“这有啥,下次我看电影带上你,还有柱子一起来。”

    柱子冲大狗扮了一个鬼脸,拉着金锁钻进人群里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大狗心有余悸地说道:“红梅,这下瞎了,让柱子和金锁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孙红梅不以为然地说道:“看把你吓得,咱们就是看一场电影,又不是在床上让他们抓住了,就你这点胆子能弄啥事?”

    两个人出了电影院向回走去,走出了正街,拐上了一条小巷,四周变得漆黑一**。

    孙红梅依旧抓着大狗的胳膊,这时候,大狗的心跳不像开始去的时候跳的那么厉害了。

    大狗把孙红梅送到了她家门口,孙红梅打开门,拉亮了屋里的电灯。

    大狗说道:“红梅,你到家了,我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孙红梅急忙到了门口说道:“到了家门口不进来那咋行?来,喝杯水暖和一下再走。”

    大狗犹豫着说道:“算了吧,天太晚了。”

    孙红梅笑了一下说道:“啥天晚不天晚的,离天明还早着呢,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没办法,大狗只好进了屋里,屋里的炭火烧的正旺,孙红梅关上房门,脱掉了羽绒**,换上一件薄一点的棉衣,给大狗倒了一杯茶水。

    大狗坐在椅子上,接过水杯,想喝一口水掩饰一下紧张情绪,没想到水很烫,不由呲牙咧嘴起来。孙红梅看见他的窘态,开心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狗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说道:“红梅,你笑起来真好看。”

    孙红梅收起笑,正**说道:“李强不在,你别****我啊,我这人立场不坚定,你一****我就上钩了。”

    大狗忍不住笑了起来,说道:“我不会****你,就怕你****我。”

    孙红梅专注地看着大狗,看的大狗心里发**。大狗开始慌乱起来,说道:“红梅,你别这样,我,我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大狗站起来,走到了门口,孙红梅过来抱住他,胸口紧紧贴着他,说道:“大狗,我也不知道为啥会这样,我不是一个瞎**人,可我见了你就不行了,大狗,你说这是为啥啊?”

    大狗让她抱着,心里直打鼓,急忙说道:“红梅,不要这样,我们都好好的,你给李强守着,我给我老婆守着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孙红梅气呼呼地说道:“别提李强,我只不过是他的玩物,他要真心对我好,就会跟他农村的老婆离婚,我跟他两年多了,每次说起这事,他都跟我打哈哈。大狗,我和李强不会长久的,你不要担心他。”

    大狗肚子下边的东西动了一下,就像一条蛇一样昂着头,在寻找着猎物。那东西顶到了孙红梅身上,她抬起头,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望着大狗,动情地说道:“大狗,我知道你想了,你到城里有一个多月了,没碰**人,你这是何苦啊?”

    大狗看着她,认真地说道:“红梅,正因为你对我好,我才不能这样,好了,我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大狗轻轻推开孙红梅,拉开房门,冲进一**黑暗之中,深一脚浅一脚向建筑队走去。

    孙红梅关上房门,靠在门上,有点伤心,喃喃说道:“我这是咋啦?白送人人家都不要?我真的不值钱吗?大狗,你是个王八蛋!”

    大狗回到了建筑队,到了自己的房间,坐在被窝里,他这间房子里没有生炉子,就像一个冰窖一样。他想着刚才的事,要是他对孙红梅做出啥事,孙红梅会十二分的情愿,说真的,这次来城里这一个多月,他熬到现在是真的想**人了。可他没有,他庆幸自己又扛过了一次,顶住了孙红梅的****。

    大狗想起了桃子,想她现在会不会也想着他,有没有像他这样想着。他忽然闪过一个念头,二狗会不会打桃子的主意?二狗和桃子本来认识就早,桃子也很中意二狗,闹活着要嫁给二狗,现在他不在家里,他们会不会啊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变得焦躁起来,就想回家去看看,见见桃子,思念真是痛苦啊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天,工地上没有开工,李强从城里还没有回来,大狗早早去食堂吃过早饭,柱子和金锁看见他都不怀好意地笑着。

    大狗看见他们那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,拉住柱子说道:“你们两个狗东西,想说啥啊?”

    柱子笑着说道:“大狗,你和那个老板娘耍的咋样啊?你吃**能不能让我们喝口汤啊?”

    大狗踢了一下柱子:“我让你胡说,你还想喝汤,食堂里有洗锅水你紧饱喝,我告诉你们,我和红梅啥都没有,你们再敢给我胡宣传,看我咋收拾你们。”

    柱子连忙讨饶说道:“好了我不说了,我以后说你和红梅啥都没**行不行啊?”

    大狗说道:“那也不行,你这样说人家还不误会啊?以后把你那嘴夹紧,啥都不能说。”

    金锁一直在一旁笑着,也不**话。

    大狗看了他一眼说道:“你别笑,你也不是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金锁说道:“大狗,我可没说你啥,你别乱咬啊。”

    大狗自己笑了一下,说道:“我去工地,你们两个谁跟我去看看?”

    金锁说道:“让柱子跟你去,我刚才做了一个梦还没完,让柱子把我吵醒了,我得回去把这个梦做完。”

    大狗笑了一下说道:“是不是做梦想**人了?没出息样。”

    金锁去了大宿舍,大狗和柱子一路去了工地。

    这天小翠感觉肚子里的小家伙动的很厉害,估摸着时间也快到了,跟枣花妈说起,可能就在这一两天就要生了。

    村里的栓娃婶给好几个媳**都接过生,枣花妈先到了栓娃婶那里,给她说了小翠就在在一两天要生,说少不得要麻烦她,栓娃婶满口答应。

    天黑了下来,小翠就上了炕,感觉肚子有点疼,她就让枣花跟她睡在一起,枣花妈也过来照应。

    小翠说道:“妈,你去睡吧,有枣花在这呢。”

    枣花也说道:“妈,没事的,要是嫂子快生了,我喊你。”

    枣花妈不放心地去外屋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枣花和小翠躺下,枣花说道:“嫂子,生娃你害怕不?”

    小翠说道:“有点害怕,要是你哥在我就不怕了。”

    枣花替小翠抱不平,说道:“我哥也真是的,他知道你这几天要生,也不回来。等他回来,我非要好好说说他。”

    小翠笑了一下:“你哥忙着,我不怪他。枣花,你睡吧。”

    枣花笑着说道:“嫂子,你感觉不对劲了就叫我。”

    到了半夜的时候,小翠的肚子开始疼了起来,一下子就把她疼醒了,她抱着肚子,感觉到肚子里小家伙动的很厉害,用小拳头戳她,用小脚踢她,就轻轻叫着枣花。

    枣花睁开眼睛问道:“嫂子,是不是要生了?”

    小翠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,忍着疼说道:“快生了,你快去叫咱妈。”

    枣花急忙穿衣起来,到了外屋,把枣花妈叫醒:“妈,快起来,我嫂子要生了。”

    枣花妈急忙起来说道:“我刚才做了一个梦,梦见一个男人从咱们家的窗子跳了进来,枣花,你脚下快,快去叫你栓娃婶。”

    枣花答应一声急忙离开家去叫栓娃婶,枣花妈到了小翠房间,小翠开始小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枣花妈关切地问:“小翠,我娃现在咋样了?”

    小翠痛苦地说道:“妈,就是肚子疼,妈,我活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枣花妈安**她:“枣花去叫你栓娃婶了,你别担心,只要是**人都要过这一关,我当初生柱子时也是这样的,挺过去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小翠这时候肚子疼得难受,不停喊着,枣花和栓娃婶过来了。

    栓娃婶揭开小翠的被子看了她那里一下,说道:“要生了,羊水都破了,你快去烧点热水。”

    枣花去了外边烧水,给灶下加了点柴火又进了房间。栓娃婶让小翠把两条腿弯起来,又看了一下,惊慌地说道:“枣花妈,别耽搁时间了,快往镇上送。”

    枣花妈着急地说道:“他婶,咋回事啊?”

    栓娃婶说道:“这是个立生子,脚在下边,弄不好会出事的。”

    枣花妈担心地说道:“咋会这样啊?枣花,你快去叫人,把你嫂子往镇上送。”

    枣花急忙出了屋,想到村里没几个男人了,先去了二狗家,顺着他家那一溜石阶几步上去,一声紧似一声拍打着门环,黑子在院子里先叫了起来,接着屋里刘茂根睡觉的地方灯亮了起来,桃子房间里的灯也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刘茂根起来开了门,枣花站在门口,着急地说道:“叔,我嫂子快生了,快让二狗去帮忙。”

    刘茂根莫名其妙地说道:“你嫂子生,二狗能帮上啥忙?让你婶过去。”

    枣花着急地说道:“不是的,我嫂子是立生子,要往镇上送,你快让二狗起来。”

    刘茂根说道:“哦,我这就去叫二狗。”

    刘茂根几步回到屋里,使劲打着二狗的门:“二狗,小翠要生了,要送到镇上去,你快点起。”

    不等二狗起来,桃子已经穿好了衣**出了房间,二狗也出来了。

    二狗说道:“你**啥去?黑灯瞎火的,路都看不清。”

    桃子说道:“多一个人多一分力气,我也去,说不定能帮上忙。”

    二狗和桃子出了门,刘茂根喊了一句:“路上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桃子在下那一溜石阶的时候,差点摔了一跤,二狗急忙拉了一把,说道:“嫂子,天太黑了,你别去了吧?”

    桃子说道:“不行,我得去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到了枣花家院子,这时候,刘书田和生过也在那儿,刘书田卸了一块门板,生过和枣花把小翠搀扶到门板上,枣花妈抱了一床被子给小翠盖上。刘书田和二狗抬起门板就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桃子打着手电筒,跟在两人身边,生过也跟在后边,枣花不让她妈去,让她到了天明在去,自己拿了一些钱,深一脚浅一脚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小翠还在高一声低一声叫着,桃子和小翠在两边安**着她,让她忍着,说再坚持一下就到了。

    几个人一路上不敢耽搁,大概用了两个多小时,就到了小镇,来到了卫生院,卫生院的值班****正爬在桌上打瞌睡,枣花叫着门:“****,我嫂子要生了,快开门。”

    ****极不情愿地打开门,几个人把小翠抬**ィ****过来看了一下,问道:“咋回事啊?啥病?”

    小翠捂着肚子还在叫着。枣花着急地说道:“我嫂子要生了,是个立生子,你快叫医生啊。”

    ****打开一间房门,拉亮了里面的电灯,说道:“你们先把产**抱进去,我现在就去叫医生。”

    枣花看着二狗:“二狗,你还愣着**啥?快抱啊?”

    二狗回过神来,抱起小翠到了里面的房间,把小翠放到了产床上,桃子和枣花进来,给小翠盖上被子。二狗又到了门外,找到了医生,医生揉着眼睛不高兴地过来了。

    医生到了产房,先看了一下小翠的情况,说道:“谁是产**的家属?先去**三百块钱。”

    小翠拿出一卷钱**给了门外的二狗:“二狗哥,你去**钱。”

    医生和****开始接生,小翠疼的受不了大声喊着,桃子看不下去了就去了门外,和二狗他们等在门外。

    医生一边忙活着一边说道:“你喊啥呢喊?现在知道难受了?害怕疼,以前就别受活。”

    小翠就咬着牙不喊了,医生在她下边忙活着,一边让她下身用力,忙活了好一阵,小孩子才生下来了,小翠全身的棉衣都让汗水**透了。医生剪掉了脐带,小孩没哭,医生在小孩子的****上打了一巴掌,小孩子才哇哇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****给小孩清理过以后,就让枣花用小棉被把小孩包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翠虚弱地问道:“是男娃还是**娃?”

    枣花高兴地抱着小孩,说道:“嫂子,是个男娃。”

    小翠苍白的脸上露出了微笑:“这就好,我这些罪没白受。”

    医生在一旁取掉**胶手套,洗着自己的手,说道:“你们这些人,咋这么封建的?都想生男娃,以后你们的娃娶媳**都成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小翠只是笑了笑,也没敢在和医生说。枣花在一旁抱着小孩,**怜地看着小孩。

    小翠说道:“枣花,让我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枣花抱着小孩,到了小翠身边,小翠看了一眼小孩,笑了一下说道:“咋这么难看的?”

    医生过来说道:“让****带你们去病房。”

    这时刘书田二狗桃子生过进来,生过看了一下小孩,抱了一下,说道:“小翠,你真有本事,第一胎就生了一个大胖小子,这下,把你婆能高兴死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把小翠搬到了病房,病房里还有一个产**,那个产**生了一个**孩,旁边也没人照顾她,看到小翠生了一个男孩,非常羡慕她。****过来给小翠挂上吊针就走了。

    小翠对这几个人说道:“今晚上多亏你们了,等柱子回来,让他好好谢谢你们。”

    生过笑着说:“谢啥呢,咱们关系这么好的,不帮你帮谁啊?”

    枣花说道:“书田哥,生过嫂子,二狗,桃子嫂子,这没事了,你们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生过笑着说道:“现在啥都好了,也用不了这么多人,那我们就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桃子看了一眼二狗,说道:“我还想陪一下小翠,你和书田哥他们先走吧。”

    二狗说道:“我不走,我等着你。”

    生过看了二狗和桃子一眼,说道:“那好,我们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刘书田和生过先走了,等他们出了门,枣花追上来,把手电筒给了他们,让他们带着。

    小翠睡在病床上,桃子用头巾把小翠的头包起来,二狗一直等在旁边。枣花进来,对着二狗说道:“二狗,马上就要天亮了,这也没地方睡,你在那凳子上将就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小翠躺了一下,说道:“我想上厕所。”

    桃子说道:“外边冷得很,你不敢去,我找个便盆来。”

    枣花去了外边,在****那里买了一个便盆,桃子看见二狗还在房间里,说道:“二狗,你出去一下,小翠要方便。”

    二狗这才回过神来,急忙到了外边去。桃子和枣花两人帮忙,让小翠小便完,枣花端了便盆去了外边。

    枣花看见二狗还站在门外,说道:“二狗,你现在可以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二狗应了一声,就去里里面。

    小孩子哭了起来,桃子把小孩抱到小翠旁边放下,说道:“小翠,娃可能是饿了,你现在有**水没有?”

    小翠说道:“没有这么快吧?”

    旁边的产**说道:“至少要两天以后才会有**水,我这还有黑糖,你给娃先喂一点黑糖水。”

    小翠说道:“谢谢你啊。”

    桃子过去取了一点黑糖,倒了开水搅拌了几下,用小勺子给小孩,小孩子还不会吃,还在哇哇哭着,桃子耐心地给小孩喂着黑糖水,二狗在一旁看着她,心里也涌出了一**温暖。

    枣花回来,和桃子围着小孩看着,枣花说小孩子跟柱子像,小翠笑着说小孩跟她像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,天亮了,几个人一夜没睡觉,显得都很困乏,这时候,枣花妈来了,还带来了小孩的**瓶,黑糖。枣花妈看着二狗桃花枣花都很疲惫,就说道:“你们忙活了一夜了,有我在这照看,你们都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二狗看着桃子,桃子说道:“婶,那我们就回去了,需要我们你就叫一声。”

    桃子和二狗离开了房间,还没走出卫生院大门,枣花就跑了出来,说道:“我和你们一起回去。”

    二狗和桃子、枣花从镇上回到桃花沟,倒也一路无事,回到村子,枣花回到了家里,二狗和桃子隔着一段距离也回到了自己家里。

    贾彩兰问道:“桃子,小翠生了没有?”

    桃子打着哈欠说道:“生了,是个男娃。”

    贾彩兰高兴地说道:“这就好,这就好,唉!”

    桃子听出来贾彩兰最后那一声叹息是给自己撂话,也没跟她说啥,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合着衣**躺下。二狗吃了一块馍,也回了房间睡下。

    贾彩兰看着他们两个房间紧闭,本来想出去窜窜门,也不想出去了,拿出一个鞋底开始扯着绳子纳起了鞋底,一边**活,一边用眼睛瞟着那两扇门。

    枣花回到了家里,忘了关闭院门,就到了自己的房间,现在啥都不想了,就想美美睡一觉。离开小镇的时候,她本来不想回来,但一想到二狗要和桃子走在一起,才临时决定要跟他们一起回来。

    一路上三个人都很少说话,枣花虽然很困乏,但心里还是很高兴,现在她睡在炕上,想着男人和**人一结婚,就能生娃,觉得很奇妙,自己笑了一下,很快就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大中午村子里没有人,只有几只**狗悠闲地在村子里觅食,这时出现了一个人影,用黑布包着头,鬼鬼祟祟地出现在村子里,不走正路,都是在屋后墙根下树林中走着,到了枣花家门口,四下看了一下,进了枣花家院门。

    这个蒙面人进了枣花家,先乍起耳朵听了一下,没有任何声音,胆子大了起来,推开枣花的房门进去。

    枣花背朝着外边睡得正香,身上盖着被子,一只胳膊放在被子外边。蒙面人走到了炕边,看了一下枣花的脸,然后轻轻挪开了枣花的手臂,揭开了枣花的被子。

    蒙面人看着枣花还睡着,伸出一只手,隔着棉衣在她**部轻轻摸着。枣花动了一下,蒙面人吓了一跳,急忙蹲下身子,躲在炕栏下。枣花翻了一个身,还睡着没有醒过来。

    蒙面人躲了一下,听着没有动静,又悄悄站了起来,重新到了枣花身边,又伸出了手摸到了枣花的**部,他感觉隔着棉衣影响了手感,轻轻解开桃子的棉衣,撩起内衣,看到了枣花白**浑圆的**球,急不可耐就摸了上去。

    枣花醒了过来,她意识到有一个男人在欺负自己,心里害怕极了,脸**变得煞白,心突突跳了起来,闭着眼睛在寻思着对策,她不敢睁开眼睛,害怕这个男人会伤到自己。

    蒙面人摸了一下,感觉摸**球也不过瘾了,就想去解枣花的**腰带,这个时候,枣花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劲,一脚就把蒙面人蹬到了炕下,用全身的力气喊了一声:“来人啊,救命啊!”

    蒙面人头先着地,摔了个眼冒金星,枣花这一喊,吓得差点灵魂出窍了,爬起来就跑,枣花来不及扣上棉衣扣子,跟在后边就追,那个蒙面人出了她家的院子,等枣花追出院门,已经看不见那个蒙面人的身影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枣花害怕加上委屈,才想到哭了,眼泪不停地流了下来。她回到了房间里,穿戴整齐,就想把这事找个人说说,她想到了桃子,就拉上门去了二狗家。

    枣花来到了屋里,贾彩兰还坐在炕边纳着鞋底,枣花冲她不自然地笑笑,就进了桃子的房间。桃子还在房间里睡着,枣花急忙摇醒她。

    枣花声音里还带着恐惧,说道:“桃子嫂子,桃子嫂子,你快醒醒。”

    桃子揉着眼睛醒过来,看见是她,坐了起来说道:“枣花,你咋来了?”

    枣花声音里带着哭音,说道:“嫂子,刚才,刚才有一个男人到了我家,还摸我。”

    桃子打起精神,急忙问道:“是哪个男人?”

    枣花流着眼泪,恐惧地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,他用黑布包着头,只露出两个眼睛。”

    桃子惊愕地说道:“蒙面人?他又出来了?”

    枣花拉着桃子的胳膊,害怕地说道:“嫂子,我该咋办啊?这个坏人盯上我了,以后还会找我的,你说我咋办啊?”

    桃子安**她说道:“你别害怕,他也不是盯着你一个人,我也遇到过他一次,枣花,咱们找二狗想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枣花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二狗自从枣花到了桃子房间时起就已经醒过来了,她们两个的说话他全听见了,他当时就想起来,想去问问到底是咋回事,这时候听见桃子说要找他想办法,他就下了炕,到了外屋。

    贾彩兰看见二狗说道:“二狗,枣花来了,你陪她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贾彩兰说完就拿了手里的针线活出门去了。枣花和桃子出来到了外屋,桃子说道:“二狗,那个不要脸的蒙面人又出来了,还去了枣花家,差点就……你整天逮兔子,你也把这个蒙面人逮住啊,不然,他以后还要出来祸害人。”

    二狗气愤地说道:“这个蒙面人太可恨了,要是让我抓住,非剥了他的**不可。”

    枣花见了二狗,又感到了委屈,说道:“二狗,这个蒙面人胆子太大了,大白天就敢这样,你一定要抓住他。”

    二狗想了一下说道:“咱们先分析一下这个蒙面人,他大白天敢到枣花家去,我就觉得他不可能是外村的人。”

    桃子惊讶地说道:“他是咱们村的人?”

    二狗说道:“你们也想一想,要是外村的人,他咋会知道枣花家只有枣花一个人?也只有咱们村的人,知道小翠在镇上卫生院生孩子,婶去照顾小翠了。”

    枣花惊慌地说道:“那,那会是谁啊?”

    二狗说道:“咱们先把咱们村的男人齐齐排一下,我算一个,书田哥算一个,老光棍算一个,瞎娃,还有二癞子,再有德厚叔,三婶家儿子,满村就剩下这七个男人,那些小**孩咱们不算,你们看看这些男人中间谁最有可能?”

    桃子说道:“你和书田哥可以排除。”

    枣花说道:“那几个小孩子也可以排除,他们都还小嘛。”

    二狗扳着指头数着,说道:“那也就剩下四个男人了,等一会,我先去村里转转,去看看这四个男人的情况,看看他们谁更像这个蒙面人。”

    枣花说道:“二狗,我不敢回家去,我就跟桃子嫂子待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二狗带着黑子出了门,他先去了德厚叔家,德厚叔坐在院子里晒太**,不停地咳嗽着,一声紧似一声。

    二狗走进院子,说道:“德厚叔,你咳嗽的咋这么厉害的?也没去找医生给你配点**?”

    德厚叔摆着手,说道:“到了冬天就成这样了,和你爸一个**病,就是把仙**灵芝吃了都不管用。”

    二狗说道:“叔,那你在,我也没事,到处转转。”

    德厚叔想跟他在说一句话,可是自己咳嗽得不行,就向二狗摆了一下手算是回应了他的那句话。

    二狗离开了德厚叔家,又去了老光棍家,老光棍也在家里,看见二狗,急忙招呼他坐。

    老光棍笑着说道:“二狗,你平时都不到我家来,今天咋来了?”

    二狗坐在炕栏上,四处打量着,老光棍家没有多少摆设家具,屋里乱七八糟的,锅头连着火炕,屋角放着一张黑漆漆的案板。

    二狗一边看着一边心不在焉地说道:“叔,我就想找个人谝谝,你也知道,那些男人都跟我哥进城去了,找来找去没人了,从你家门前过,就到你家来坐坐。”

    老光棍摇着头说道:“我要是在年轻几岁,也就跟你哥一块去了。”

    二狗又看了一下,没看出啥名堂来,就说道:“叔,没事我就是来看看你,看你啥都好好的,我就放心了,我听说,咱们村里最近闹贼了,你一黑要睡灵醒点。”

    二狗一边说着一边对老光棍察言观**。

    老光棍笑着:“你看我家屋里哪有值钱的家当啊?就是把贼请来让他偷他都不来。”

    二狗说道:“这个贼可不是一般的贼,见啥偷啥,还用黑布包着头,那样子就是不偷东西把人吓都吓死了。”

    老光棍这下怕了,说道:“真有这事啊?那我一黑睡觉要把门关好,二狗,叔谢谢你提醒我。”

    二狗站起来说道:“那好,我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老光棍把二狗送到了门外,二狗带着黑子离开了。二狗心里琢磨,德厚叔不可能,他害肺病,一到冬天就咳嗽,不会是他,还有这个老光棍,全身瘦的没几两**了,那点精神够养他神就不错了,那还有心思想**人?现在就剩下瞎娃和二癞子了。
最近更新:重生之官场传奇风流仕途 弑天刃 异世界的魔王大人 武侠开端 都市嚣张狂兵 流氓大领主 穿越妖精尾巴的假面骑士 田野的春天 天机勿语 女教师私秘情事 绝对隐私:女行长的秘密
热门小说:野性乡村 明星潜规则之皇 公车系列 欲孽合欢 荒村野情 意恋征服系列 豪门浪荡史 新寡妇村传奇 好色小姨 九男一女 花落伴官途 乡野欲潮: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艺校女生 情陷野山村 猎艳江湖 野炕 乡村春事 乡村大凶器 女人的地男人犁 寡妇的私密日记 凡人修仙传2无上仙界 乡村欲孽:山村教师的荒唐情史 情欲超市 山野孽债 山村猎艳 情乱莲花村 乡下女人更疯狂:山野猎妇 乡村满艳 山村风流 男上女下 寡妇村的男人 曼娜回忆录 荒村活寡: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诱红楼 猎艳天庭风流 和护士后妈生活的日子 情乱梨花村 山村小站之玉儿嫂 乡村寡妇 桃花村的艳嫂 乡村艳福 洪荒少年猎艳录 女监狱男管教 深宫巨孽(赝品太监) 乱欲 山柳村的寡妇情史 家庭幻想 村长后宫美人头 人生得意须纵欢 乡艳狂野美人沟
小说乡村猎艳版权都归作者王老大所有,由网友上传,仅代表作者的观点,与天翼中文(www.xsy2.com)立场无关。